楊琛嘆了口氣,幫她脫掉鞋子,她沒有穿襪子,一雙玉足白皙到能隱隱看到血管。